大众收藏网 移动版

主页 > 藏界人物 >

功夫在营销之外 — —访锦绣美术馆馆长苏建涛先生

以下采访内容属于嘉宾个人观点———

 

锦绣美术馆外景观

河北省画廊联合会记者采访了位于沧州任丘市的锦绣美术馆馆长苏建涛先生。

 

锦绣美术馆馆长 苏建涛先生

1、记者:请问锦绣美术馆主要经营的藏品和特色是什么?

苏建涛:我经营的范围比较宽,近现代一二线大师、历史名人,文化学者,当代名家都有,我还坚持青年优秀艺术家的推广。每个画廊经营青年艺术家都有自己的选择标准,我的标准是学术上达到这一代人的顶尖档次,价格上要合适。画廊要给客户把好关,比如我选择的青年画家王赫赫,出身于书香世家,是中央美院的博士,有深厚的传统文化功底,学术上又有中西方的视野,还是书、画、印的全才。

随着经营的发展,我对近现代名家进行了梳理,从中挑选出自己喜欢的、性价比高的、适合经营的画家进行研究,比如李老十、关良、赵朴初、刘继卣、唐云、宋文治、江寒汀等,这两年我又对齐白石的花鸟画进行了比较专项的研究和深入地学习。

大家都是根据自身经济实力和眼力来做书画,古代、近现代、当代的,可谓百花齐放,我觉得既不能厚古薄今,也不能厚今薄古。

 

锦绣美术馆内景

2、记者:作为一名画廊经营者,您认为应该怎么给自己定位?

苏建涛:我给自己的定位是给书画收藏家和消费者做好参谋。简单地只是卖出去,挣得利润,是浅显的、不负责任地。负责任地来讲,画廊经营者是用自己的专业知识,给客户推荐适合的藏品。如果不合适,即使客户想要,我也不能推荐。画廊业主做市场不是迎合市场,而是要引领市场!

作诗的功夫讲究功夫在诗外。做画廊行业,营销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专业知识。虽然经营画廊是我唯一的收入来源,但我对经营投入精力很少,我主要是学习。历代书画家作品集,文史哲方面的资料,觉得有用就买,购书是我的一大项开支,越学越觉得自己肤浅,只想通过多学来弥补自己与别人的差距。

“诚”是我们做人、做事的原则,诚则不欺,实际运用到我们身上是两个层面:首先,道德层面上真诚地给客户推荐适合的作品。其次,在专业层面上具备真正的专业知识才能客观地给客户推荐分析作品尽到应尽的责任。

 

锦绣美术馆内景观

3、记者:那您的专业知识主攻哪些方面,请您具体谈一谈鉴赏的心得。

苏建涛:鉴赏水平是画廊从业者的立业之本,“鉴”和“赏”是同样重要、相辅相成的,“赏”的水平越高,才能提高“鉴”的水平。我学习鉴赏的路径是从“专”到“博”,再转“博”入“专”。

我这么多年来的心得是:“鉴”方面,不是看到一尺、半尺那么简单。书画家名人那么多,都懂不可能,但对一件作品的判断,一定要有自知之明,到底懂不懂,懂多少,要客观地表达出来;“赏”方面,仅知道精不精,好不好,是远远不够的,还要从纵向美术史,横向这代人,放到坐标上来看,他在什么位置,同样是一线大师,有的也不在一个层次上。

我学习的方法主要是理论和实践两种。理论主要是看画册、相关美术史、画论等等,近现代画家还看当时的历史背景;实践主要是到拍卖行观摩,自己上手买东西,很少到博物馆,因为博物馆一般不存疑,我喜欢到拍卖行,有真有假,批判地学习才更容易出成绩。

关于这几年的理论学习,我给自己定位了三个目标:①1840年以后,近现代历史名人、文化学者的书画作品鉴赏、历史背景以及学术脉络。②历代京剧名伶的书画作品鉴赏和京剧史。③近现代一二线书画大师的作品鉴赏以及学术理论和历史背景。

书画不论名头大小,都有造假的。其实,越大家的画越不好造假,因为大家的水平高,而人们往往一听名气就胆小了。对于看真假,既不难也不易,只有踏下心来学习才知道。有时候,那种感觉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能看好坏的层次比能看真假的层次要高,看好坏是艺术,看真假是技术。

 

锦绣美术馆内景 观

4、记者:偏居任丘一隅的生存与发展,您认为自己的障碍和优势是什么?

苏建涛:我在一个小县城,既没有圈子,也没有老师带,自然走的弯路多,交的学费 也多。刚入行时既没有眼力,也没有地方买好东西。我就从优秀青年画家手上订画,价格不高,还能保真。以前经常到天津美院看贾广健老师作画,一看就到半夜,对他的作品真假颇有心得,时间久了,再看他的软片作品,背面就能判断真假。

任丘并没有文化底蕴,也不存在真正的书画市场。我平时销售主要是利用网络和拍卖行的平台,高端艺术品的客户少,有高端藏品才有高端客户,所谓“种得梧桐树,才能引得金凤凰”。

 

锦绣美术馆内景 观

5、记者:请问您对河北省画廊联合会的建议是什么?

苏建涛:画廊经营以立信为重,而立信重要的是话语权。由于画廊经营者经济实力和专业素养普遍不太高,基本上不能掌握话语权。画廊联合会要组建艺委会之类的机构,要聚积专业鉴赏人才,在专业上给画廊以指导,当然视野要宽,不要局限在省内。每年组织一次画廊交流会,交流专业和作品,更要与银行、金融机构对接,做到艺术金融化等等。这些事情虽然具体操作有困难,但势在必行。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