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收藏资讯网---收藏资讯门户 移动版

cangvip.com > 收藏快讯 >

与众不同的“紫禁城建成600年纪念券”

今年是紫禁城建成600年,作为2020年备受瞩目的一个项目,“紫禁城建成600年纪念券”从立项之初就广受关注。它的发行也将更广泛地传播紫禁城的历史底蕴和文化内涵,让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历久弥新。

长期关注纪念券的朋友可能已经发现,在纪念券的发展进程中,其在颜色运用、尺寸大小以及工艺技术的选择等方面上都有了近乎“公式化”或“程序化”的“套路”,行业内的设计师也似乎心照不宣的认可了这样一套“公式化”的设计语言。“紫禁城建成600年纪念券”却跳脱了这样一个圈子,它做出了改变。

一、颜色:打破常规

对于纪念券主景颜色的选择,设计师一般都会在考量印制工艺实现的基础上,尽可能的向工艺妥协。再好的设计稿,实现不了也只是徒劳。在整个画面设计上,设计师也会尽量避免采用大量连续浓郁、厚重的颜色,大多数时候都会选择“五彩斑斓”的色彩,以便在工艺上实现更好的“过渡”。

“紫禁城建成600年纪念券”却反其道而行之,设计师在正背面的设计中选取了十分饱满的纯色——“红”和“蓝”,希望以此来体现紫禁城文化。

这种画面表现形式在以往的纪念券很少见到,甚至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而这也让很多朋友第一眼看到这张纪念券时,会产生一种“陌生感”——它不像纪念券,完全有别于以往的“传统”与“规则”。

但是话又说回来,又有谁规定了纪念券就该是想象中的样子,况且这种强烈的颜色对比营造了一种视觉差,非常具有冲击力。再者,作为带有纪念主题“试验票测试券”,纪念券的设计不该会像法定货币设计那样,受到政治各种条条框框的等因素束缚和限制,完全可以让设计师卸下包袱,放飞思想,打破顾虑和枷锁,创作出更加开放与自由的画面形式,也使大众看到一种崭新的设计语言。

二、尺寸:岂止于大

已经拿到“紫禁城建成600年纪念券”的朋友可能会有一种感觉:它简直她比普通的纪念券或纪念钞太大了不少。单张“紫禁城建成600年纪念券”的尺寸是180 mmX 90mm,票面尺寸明显大于155mmX 75mm的“兵马俑纪念券”,也大于人民币发行70周年纪念钞的150mm X 70mm的票幅。以及其它纪念券,为什么会这么大呢?

我们先要了解一个基本事实:票面所呈现元素的多少与尺寸大小并无正比关系,它更多取决于设计师对主题的把握、文化元素的选取、工艺实现的具体情况和防伪特征的布局等多方面因素。

但退一步想想,大也有大的好处。在更大的“面积”上,工艺人员对主景元素的刻画和一些细节,比如太和殿的檐角、月台以及三交六椀的刻画等方面都可以做的更精致,整个画面的表现力也更强一些。

大尺寸也意味着凝结了更多艺术家的智慧与艺术结晶。在“紫禁城建成600年纪念券”之前,其印制单位西安印钞有限公司并没有生产过这么大尺寸的纪念券,这完全是一次全新的尝试。所以,在生产过程中,从纸张到印刷,再到后期工艺,都需要工艺人员一步步摸索、总结并反复试验,最终才得以完美呈现这样一个产品。

三、工艺:突破桎梏

除了颜色和尺寸,“紫禁城建成600年纪念券”在印刷工艺技术方面也有着诸多突破。像前文提到的,由于此次纪念券设计稿的正背面是大块的“红+蓝”,色彩十分的饱满和厚重,要完美还原设计稿对工艺印刷本身就是一项巨大的挑战。

在工艺技术方面,“紫禁城建成600年纪念券”采用了动感光变开窗安全线、高清水印、红外对印、微缩文字、多种有色荧光、丝网光变、AR增强现实等十余种先进的防伪工艺技术,其中凹版印刷、及胶凹的配合尤其值得称道。

 

凹版印刷,是将凹版凹坑中所含的油墨直接压印到承印物上,所印画面的浓淡层次是由凹坑的大小及深浅决定的,如果凹坑较深,则含的油墨较多,压印后承印物上留下的墨层就较厚;相反如果凹坑较浅,则含的油墨量就较少,压印后承印物上留下的墨层就较薄。

另外,胶凹配合在工艺实现上也有很大的难度。胶印色相的明度、亮度和饱和度的把握与凹印有着紧密联系。如果凹印画的太浊,色彩就没有办法还原设计效果;画的浅了,点线的素描关系就会很弱,主景的整体结构也会显得很单薄,没有体量感。

 

 

除此之外,如果用传统的版文设计制作方式,由于版文的密度达不到要求,也很难还原“紫禁城建成600年纪念券”的背面效果。通过数十次的版文设计和打样试验后,西安印钞有限公司最终采用了矢量线条和过渡网相结合的办法。

与以往的纪念券相比,无论是从设计风格、票面尺寸,还是从画面表现形式或印刷工艺技术等方面来说,“紫禁城建成600年纪念券”都是独树一帜的。它甚至颠覆了大众对纪念券的想象,也正是因为这种“奇特性”和“与众不同”,让“紫禁城建成600年纪念券”成为了收藏爱好者近期茶余饭后的谈资,也引领了新一轮的纪念券的收藏风潮。

咨询热线:187-5187-6276,联系人:王琼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