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书画资讯

名家书写元好问诗词邀请展 | 熊晋作品鉴赏

2019-06-11 09:28大众收藏资讯网---中国大众收藏资讯门户 编辑:admin人气:


名家书写元好问诗词邀请展  |  熊晋作品鉴赏

 

 

名家书写元好问诗词邀请展

元好问(1190—1257),字裕之,号遗山。太原秀容(今山西忻州)人。金末至大蒙古国时期著名文学家、历史学家。宋金对峙时期北方文学的主要代表、文坛盟主,又是金元之际在文学上承前启后的桥梁,被尊为“北方文雄”“一代文宗”。众所周知的“问世间情为何物”词句,便出于元好问笔下。元好问是金代作品最多的诗词作家和题材最丰富的一家。

《艺术市场》杂志从2019年第2期推出“名家书写元好问诗词邀请展”,陆续邀请全国知名的优秀书法家参与创作,在“书法苑”栏目介绍其新作,以期反映当代书坛的多元探索和时代风貌。

协办: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区文联

 


 

名家书写元好问诗词邀请展  |  熊晋作品鉴赏

 

熊晋 元好问 《清平乐·泰山上作》 136×68cm

 

清平乐·泰山上作

作者:元好问

江山残照。

落落舒清眺。

漳壑风来号万穷。

尽入长松悲啸。

井蛙瀚海云涛。

醯鸡日远天高。

醉眼千峰顶上,

世间多少秋毫。

【作品赏析】

金朝灭亡后,元好问悲恸难抑,两年之后(1236)游泰山,登览所及,哀感良多。

上片写山景。由于心境悲凉,映入词人眼帘里的景物都涂上了一层凄清的色彩。一二句点明登临的时间是傍晚,故为“江山残照”,同时又寓人事,江山易主、国家兴亡,使他百感丛生,用一“残”字,透露了他心中的伤感。极目远眺,本来可以使人心情舒朗,但由于是一个人独游,用“落落”二字,写出自己孤寂的样子与上句西沉的残阳相呼应,增加了苍凉和悲惋。三四句写山景山风。随着山涧山壑风起,一切洞穴树窍都发出声响,而这些声响都汇入松涛的悲啸中去,巨大的悲啸铺天盖地而来,使人的整个情感也融于其中。此处是以情设景,词人身经沉陆亡国之痛,在他眼中,一切景物都是那样悲凉,一切声响,似乎都在悲号、哭泣,傍晚的落照松风,当然更唤起他内心的感触。

下片即景抒怀。由上片那悲慨苦情所引发的,就是对于人与宇宙的思考与感叹。“井蛙”二句,以大衬小,比喻人在宇宙天地间的位置。站在万山之首的泰山峰巅,极目云山,俯仰古今,在这天地悠悠的大千世界里,人是多么渺小!就像井蛙之于瀚海之涛,醯鸡(一种微小的酒虫)之于遥远的太阳和辽阔的天空。小与大,微与宏的强烈对比,使词人深感人生的没有意义,从根本上否定了自我。当然,从宏观上看,那些煊赫一时的英雄,风流千古的将相,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被风吹雨打随水而去,烟消云散,不见踪迹。那么如同沦海一粟的自己的身世浮沉、喜怒哀乐就微不足道了。当他内心经历了人在宇宙中位置的思考之后,他释然了,解脱了,满腔的哀怨,都渐渐淡化了,内心的创伤也慢慢平复了。于是最后二句写他再一次高踞峰巅俯视人寰时,人间的争斗追逐都细若秋毫。终于,他由痛切的悲愤而走向超脱和旷达。不过,在千峰顶上观望人间时,他是“醉眼”,也许清醒之后又别有议论,但在这首词中,他的确是已经走出了自己怀抱悲慨的困境。

 

 
名家书写元好问诗词邀请展  |  熊晋作品鉴赏

 

 

刊于《艺术市场》杂志2019年3月号

 

情·远·和·力·简——熊晋草书创作理念

“情”:强调书写时的澎湃情感,抒发心中的浪漫情怀,挥洒谦穆的人格、人性和人文精神,所表达的狂草应是充满激情、创意、鲜活和灵魂的。满怀豪情,潜回内转,挖掘自我,体验自我生命,复归自我真性,并进一步通过笔墨情感去感受世界,体悟世界无限变化之天则。以情与古人对话,以情表现时代,在经典传承中表达对传统的解读,强调学术性、时代性和感染力,发挥自我判断力、自我修正力,使作品充满想象力、创造力和自信力,并最终形成独辟蹊径的风格表现。

“远”:追求作品的意象、想象、情趣和意境的幽远,意贵乎幽、贵乎远。“宁静可致远”,在宁静中追求心灵体验的幽远和纵深,在宁静中荡涤心灵的污垢,在静穆中求得笔墨飞动飘逸,从飘逸中求得生生节奏,从而感受内在生命的风采,狂舞;从深厚方面去想象形式,把空间推向深处、远处,从而产生深厚的想象空间,而这个幽远的空间和意象应该是自由自在的、物我两忘的、无法之法的,是有意无意的、虚处藏神的、寄托心灵的、余味回荡的;在形式内部形成具有音乐节奏、疾涩飘逸、左右映衬的张力,因而产生充满生命的空间,让静止的空间流动起来,生命的精神由此而活泼泼也。

“和”:和谐潇散、洒洒落落、悠然自得;阴阳协调、虚实相生、刚柔相剂、动静相宜、开合自如。强调一种风度、一种胸襟、一份自由、一份从容,使自己和大自然、和社会在精神上产生融和;艺术的创作过程,就是参禅悟道、抖落尘埃、洗涤心灵的过程,心灵清空,即可澄怀味道,由此而获得心灵的自由,进入心灵自然空灵清远之境;自我心灵自由、平和、平淡、闲雅、自然、真实、无染、质朴、飘逸,因而平灭内心的一切冲突,心中一片云水世界、山林之乐,从而达到自我内在生命的和谐之态。

“力”:强调草书的生命境界;力量、势态、运动、鲜活体现着生命状态。所表现出的草书充满着力感与质感、流动与节律、鲜活与激情的飞动飘逸,并在飞动飘逸中求得充满着沉雄与苍浑、厚重与浑圆、古拙与老辣、朴茂与张力、凝聚与收摄、沉着与痛快之气势与美感,更体现出内在气质的阳刚威仪、高风大气、雄放豪迈、飘逸自然,进而表现永恒的生命力;

“简”:简约、简练、纯粹、纯净、真性、自然。强调草书的写意性;强调整体的气势、节奏和气息,表现出雄浑大气、宽博饱满、简约高古、生拙老辣的格调。注重修为,崇尚内美;以心灵之自由、人性之觉醒、生活之修炼、文化之渗透,归纳和概括并洗练地表现出生动的整体节奏,同时也不忽略某些鲜活的细节塑造,“有所为而有所不为”,不要让局部破坏整体,而要让局部融合到整体当中,也就是说自己的一切艺术行为(无论整体与细节、形式与内容、观念和思想)都要服从一种符合自我本真的哲学与美学思想的表达,或者说是对符合自己内在生命意蕴的、心灵率真自由的道之阐释,从而进一步赞美自然、表现生命、思考人生。

熊 晋 书 法 作 品 欣 赏

名家书写元好问诗词邀请展  |  熊晋作品鉴赏

 

熊晋 《玄中寺楹联》 190×30cm×2

 

名家书写元好问诗词邀请展  |  熊晋作品鉴赏

 

 

熊晋 清风远山联 134X34cmX2

名家书写元好问诗词邀请展  |  熊晋作品鉴赏

 

熊晋 王庭筠词《诉衷情》 180x50cm

名家书写元好问诗词邀请展  |  熊晋作品鉴赏

 

熊晋 杜甫诗《望岳》 136x68cm

 

名家书写元好问诗词邀请展  |  熊晋作品鉴赏

 

熊晋 苏轼诗《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 68x68cm

名家书写元好问诗词邀请展  |  熊晋作品鉴赏

 

熊晋 张道洽诗 50x2000cm

 

名家书写元好问诗词邀请展  |  熊晋作品鉴赏

 

熊晋 西魏善业泥佛像 章草题跋3 134cm x34cm

名家书写元好问诗词邀请展  |  熊晋作品鉴赏

 

熊晋 唐朝善业泥佛像 章草题跋6 124cm x34cm

 

名家书写元好问诗词邀请展  |  熊晋作品鉴赏

 

熊晋 瓦当寿成 章草题跋 60x34cm

名家书写元好问诗词邀请展  |  熊晋作品鉴赏

 

熊晋 周敦颐文《爱莲说》 68×45cm

名家书写元好问诗词邀请展  |  熊晋作品鉴赏

 

熊晋 崔颢诗 《黄鹤楼》 27×27cm

 

名家书写元好问诗词邀请展  |  熊晋作品鉴赏

 

熊晋 欧阳修词《临江仙》

 

名家书写元好问诗词邀请展  |  熊晋作品鉴赏

 

熊晋 吴敬词 28X18cm

 

名家书写元好问诗词邀请展  |  熊晋作品鉴赏

 

熊晋,1964年生于山西太原,祖籍四川泸州。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山西省政协委员,山西省文联委员,农工党中央书画院副院长,农工党中央文化体育委员会委员,农工党山西省委书画摄影委员会主任。山西大学兼职教授,山西经济管理干部学院特聘教授,大同大学美术学院名誉教授,太原海月楼文化艺术总监,山西省古玩商会名誉副会长。作品入展全国第三届草书作品展、全国第七届楹联书法作品展、首届中国城市艺术100名书画家提名展、香港《大公报》成立110周年书画名家展、香港回归20周年全国书画名家大展。《光明日报》《中国日报》《团结报》《大公报》等报刊刊登专题介绍熊晋书法作品。论文《悲剧性崇高美的旗帜》入选纪念傅山全国书法学术研讨会。在山西电视台公共频道文化讲堂主讲6集书法讲座《走近山西书法名碑》。

拙稚面貌古朴风来

文 | 介子平

名家书写元好问诗词邀请展  |  熊晋作品鉴赏

 

熊晋 《陋室铭》 四条屏 138x34cmx4

熊晋先生迁了工作室,约我一往。较之设在写字楼里的那间,此处甚是雅静,一室大案,一室小案,一室茶寮,两室书房。阳台上遍栽花草,窗外的墙上爬满了攀援植物,乃熊先生手植。明窗净几,焚香左右,书写之余,佐以读书,清福具矣。

更为异样者,其书风也为之一变。在大草之外,开辟章草一门,且一出手又是老吏断狱,心手相应,为之惊叹不已,百感丛生。

先前,熊先生以大草为能事。其貌简透静远,卓荦苍古,其度畅涩有节,游刃恢恢,其势跌宕摇曳,无翼而飞,其构呼上引下,横压斜绞。笔不离纸、一扫而尽的功夫,精工而后有士气的规律,便源自规矩以心、疾徐应手的平素训练。草书的生动,寄幽愤于缥渺,示旷达于寓言,皆在于情感的自然流露。无法皆法,无意皆意,便因其中蕴藉了情感,安闲自在,无所顾忌,也因其中蕴含了情感。书为心画,肇于自然,字虽有质,迹本无为,心忘于笔,手忘于书,心手达情,书不妄想。品其作之玄妙,不可言说。

由大草而变法章草,困惑使由。拙稚不巧、古朴成风之章草风度,其所欠缺也。熊晋先生学书有年,除却颠张醉素,平日功课兼及大盂毛公、张迁西狭、章草汉简、二王书谱、米芾山谷、王铎傅山等,遍临之,汲取之,由形似而内理,由章法而线条。章草今草,时代风尚所致,其精神独到处,皆足冠绝群英,各适一途,谓互有短长则可,谓孰为优劣则不可也。近人王世镗《论草书章今之故》为章草定义:“所谓章草者,以草书用之章程奏事也。”与今草映带粘连、回环纠缠之状不同,章草则悬隔分间,字字独立。张怀瓘《书断》曰:“章草之书,字字区别。”章草源于隶,运笔圆转如篆,点捺如隶,虽保留了波磔点画,字形却已由扁而纵。较之今草,其矜持处显操守,拘谨时见风骨,却不失飘逸自若、雍容大雅。读章草,往往让人联想到魏晋玄士、竹林七贤。

初学宜章,既成宜今。今喜牵连,章贵区别。今如风云雷雨,变化无穷,章如日月江河,循环一致;今喜天然,天然必出于工夫,章贵工夫,工夫必不失天然。难为者如天马行空,虽险无怖;易识者如鸿爪印泥,至终不变。熊先生自今草入手,上溯章草,自是正路。

习章草以来,从《急就章》到《月仪帖》,由《平复帖》而《出师颂》,再由遽常探源居延简、敦煌简,周而复始,兼收并揽,轮回交替,严谨中有疏朗,挥斥中含局促,其章已有面貌,回笔今草,也不同以往,不知不觉间,循循然渐融渐合矣。

刊于《光明日报》

 


 

名家书写元好问诗词邀请展  |  熊晋作品鉴赏

 

熊晋 林逋诗 65X34cm

熊晋的书法作品给人的感觉是非常开阔、飘逸。其草书线条具有很强烈的动感,同时很注意线条点画的表现。由于这种表现力很强的线条,增加了作品的细腻。在整个章法幅式驾驭上面,艺术感觉很好,黑白关系协调,写出了整体气势。墨色变化是比较大的,很丰浓的墨与很枯竭的墨,形成强劲的对比,增加了整幅作品强悍的冲击力。

熊晋书写作品的时候不是简单的书法线条的堆砌,而是带有很浓厚的、自己的个性的情感因素,所以说他的作品最后表现出来的不仅仅具有北方雄强的一面,而且有南方抒情的特点。这二者的结合代表着熊晋对美的一种个性化追求。

——张景岳(中国书法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书协理事、四川省书协副主席)

熊晋的书法虽涉猎广泛,但更以章草见长,其章草在全国性的大展上频频露面,取得了不菲的成绩,其主要特征是古朴、生拙,深得章草神韵。

熊晋是一个肯下真功夫的人。对书法来讲,无论你认识多高,眼光如何敏锐,不大量地临写古贴,那肯定会一事无成。而对一个书法家来讲,手底下的量非达一定数目,是不会写好的。此中甘苦,只有过来人才有体会。熊晋正是能通过大量实践来提高自己创作水平的一位。熊晋是一个善于学习的人,他在书法学习上勤思好问,思辨能力甚强。以此精神,不断地追寻着书法的本真。

——徐树文(山西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草书委员会主任,山西书画家协会主席)

熊晋兄研习翰墨,积有岁时,近日拜读其数件佳构,眼前一亮。熊晋好草书,尤其是大草、狂草。其书取法“二王”,钟情怀素、王铎、傅山,用笔自然畅达,结字简约疏朗,线条醇厚质朴,鬼形怪状不离法度,恣肆豪放不失内敛,表现出不俗的审美追求。

今之书坛,帖学大盛, “二王”一脉行草风靡天下。此虽为正道,但千人一面,群起效仿,取法单一,看久难免感觉阴柔之风太盛。章草是草书之祖,介乎碑脉隶书与帖脉草书之间,按今人审美眼光看,章草正可谓碑帖结合之典范。长期学章草,不仅可规范草法,更可接两汉乃至上古碑版、金石苍涩之气。近年,熊晋溯流而上,追慕章草,心仪古风,可谓抓住学草之本。其章草质朴圆润,巧拙相生,古意凸显,展现了可喜前景。

草书,尤其是狂草是中国书法皇冠之明珠,公认狂草是学书最难。有志攀登狂草巅峰者均是非常之人。昔散之壮年,行万里路,拓万丈胸,才有后来其草书壮阔之境。熊晋兄在草书上是有良好感觉的人,兄正值盛年,当需畅游山川名胜,遍访天下名师同道,开阔胸襟,沉潜心性,面壁顿悟,如此,相信兄未来在狂草上将会有所作为。

——白景峰(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人民画报书画院秘书长)

草书从字体上有章草,今草之分,书体风格上有小草,大草之别。前者是字体流变的结果,后者是书体的延续与发展。今草的母体是章草,二者同为草书,但随时代发展,物态沿革,所表现的艺术形态也有所不同。孙过庭云:”草贵流而畅,章务简而便”,十个字简明扼要点明今草与章草的艺术特点与审美标准。

熊晋习书可谓勤奋,临池不辍,终日游历于古人先贤的法帖之中,对大草更是情有独钟,自言心性使然,自有心得,逐步形成了自己的风格特色。近几年他复习章草,上溯秦汉,于汉草用功尤勤,得简约质朴之气,以此投稿且在全国展中屡有佳绩。近日复观大草亦被章化,格调气息有所提升,妍质互融。

艺术创作需追本溯源,从而立足定位。相信熊晋在自己的定位上会不断深入,不断提升。

——崔胜辉(中国书法家协会培训中心教授,中国书法家协会隶书委员会委员)

 

 

熊晋君由来沾溉三晋名流之学养,又游学西蜀,得蜀中名师指授,其书以学养入,以韵致胜,兼得三晋书风之奇肆古茂与巴蜀书风之烂漫放逸。熊君经年肆力于章草书之探研,朝临夕摹,孜孜于章书形神之辨,又遍览山川之险,名物之胜,常能以山川之雄肆与名物之优渥入怀,故其书具开张阔大之气象。又熊君以汉晋简牍书为皈依,并融摄晚近王蘧常诸家之朴拙奇崛,以碑入草,兼取帖意,碑骨帖魂,融摄无间,用笔方圆兼施,纵敛自如,浑朴苍拙而不失灵动萧散,力求逸宕之姿。其高扬古典主义大旗,能于古典处寻求审美新拓展,尤可歆羡也!

——朱中原(文化学者、书法理论家,《中国书法》杂志编辑部主任)

于运笔,迟以取妍,速以取劲。迟则得拙态,速则得风神。不激不厉,风规自远。追儒家之风。

于结字,务俭而便,能收还放。横取隶意,纵得草情。萧散磊落,练达酣畅。求禅宗之境。

于墨法,随浓随淡,带燥方润,可燥可湿,将浓随枯。自然无隅,生机勃发。问道家之法。

于章法,疏可走马,密不容针。当疏则疏,该密就密。疏密得当,气韵连绵。空灵中有静气,茂密中显生机。融儒释道三界。

——张晓东(中国艺术研究院、清华美院书画创作导师)

熊晋先生的章草取法高古,自成一家面目,从他的作品里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他的取法是多元的,既保留有传统章草经典,如皇象急就章,陆机平复帖的神韵,又汲取了王遽常的质朴古拙,使之很好的结合起来,尤为难得,而结体上一改传统章草结体紧密燕尾明显的特点,更多的则是见诸性情,并注入大草的元素,使整个作品气势恢宏,充满灵动感和张力,从中也可以看出其深厚的大草功夫以及对传统经典兼收并蓄的驾驭能力。

——-白立献(书法家、艺术评论家、河南美术出版社书法编辑部主任)

(来源:未知)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大众收藏资讯网---中国大众收藏资讯门户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大众收藏资讯网---中国大众收藏资讯门户 ,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大众收藏资讯网---中国大众收藏资讯门户 ,http://www.cangvip.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 推荐专题上方


列表页底部广告
返回首页